二哈哈

哑者

杂20170325

今天上山拜访了一个婆婆,是妹妹的祖母。牙齿掉的不剩几个了,耳朵也不好使,小姨和她说话时必须贴着
喊才能得到回应,令人比较欣慰的是她走路倒是挺稳健的。采茶的时候看到我们很高兴,老婆婆露出了俩门牙朝我们笑。完了事回到她原来的老房子外,有个年龄几乎和她相仿的老爷子走出来大声问这些人是谁啊?老婆婆笑着大声回答说:我的后辈!小姨把自己带的草莓洗了出来分给了老人,那爷爷捏着草莓说: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这草莓。我端着相机照了几张老房子和房子一样老的人,那婆婆突然对我说起话来,她说:那个老爷爷人很好,每次自己家里有肉,都会用盆子端一钵给她……说着说着便皱起了不能再皱的脸马上就要哭出来了的样子,我赶紧说婆婆我帮你提茶叶,蹩脚地转移了婆婆的注意力,把她扶上了车,我们一溜烟走的时候,我看见老爷爷目送我们离开,后面是开始冒炊烟的老房子和沉默的青山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