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哈哈

哑者

20170304

亮点成片的浮到半空
挡住视线
只有脚底探路
踩碎陶片
于是一条血红的丝带在身后浮现
缠住了路过的岩石,小憩的花草
它突然停下
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后缠绕
眼前便再无法看清
听觉也渐渐的消失
张嘴却喊不出一个字
便让它肆意地吞噬自己

我突然掀开闷住头的被子
努力分辨自己是不是身处现实
一样的床铺
一样的桌子
甚至床头的小鱼都多了一条
于是我又睡了过去
自己家里总是安全一些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