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哈哈

哑者

不计时

越来越累了
很久很久没体验过这种感觉了

我居然会这样想一个人
仿佛神经病一样(也许就是?)
所以我开始不停地写题
当脑袋里只有算数的时候我是不是就不会这么想你?

评论(3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