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哈哈

哑者

好久没睡过这么长时间了,梦也记得很清楚。
我和妈妈愉快地回了老家,还在那里玩了几天,和那里的小朋友们一起吃了一堆好吃的。在一个大院子里,我发现了一只特别小的狗狗,小朋友们告诉我,那只狗狗是这个院子没有废弃以前的人家留下的没人要了,我把狗狗抱到妈妈面前,她同意我把狗狗养起来(现实是,绝对不可能的),于是我们回了自己家。
狗狗新到了一个地方,表现得很兴奋,到处蹿,我也特开心地和它玩。(但是这个梦到现在的长度大约只到全长一半)
  我们老家的小朋友们来了,他们来我家里玩,狗狗当时在床底休息,我就出去和他们聊天吃饭,听他们说我家的糖醋鱼没有他们的好吃吧啦吧啦的,他们走了以后,我去看狗狗。狗狗不见了,我当时一下就慌神了,到处找它,到处叫它的名字,最后我有一个很不好的想法,我叫妈妈打通了来的小朋友的电话,问他有没有见过我的狗狗,电话里用轻松地语气说:我当时开门把他放走啦! (找狗狗我大概花了梦里的4分之一的时间,可能太难受了,对于当时时间的概念混乱了)
当时真的大脑很混乱,我坐在床边上,一直回忆和狗狗在一起的很短很短的时间,责怪自己太对那些人掉以轻心,责怪自己当时没有管它,还让它以前在老家可以有比较富裕的剩饭菜可以吃,现在到我们这里外面就只有一些垃圾了。然后梦就在自责里结束了。

这个觉还不如不补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