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哈哈

哑者

大致内容是对于事物真实性的和孤独的延展,我和我妈住在她的卧室里,(但更像是只有一间屋子,因为,她的卧室门很多,往窗外看,就知道房间是独立在一个山腰上)我们每天晚上睡觉,都是我去拉上那些看起来很有年份的门帘(有些还关不好)。有一天我关上窗帘的时候,发现外面有举办了一些有魔法的人的活动,我认识其中几个人(几个老婆婆,一个老管家←很重要)我就拉着我妈说去看他们的生物展览,有一个特色是猫展,内容大概是看残缺的猫猫如何相互帮助别猫(我还抱过一只,在他的脖子上摸到了一个血汪汪的豁口,但是不能帮他包扎,因为对于这个展览来说,观看者能做的事只有抱抱他们)。我看了一会儿不想看了,就到认识的几个老婆婆周围去玩。突然展会的地方,开始举行比赛,是魔法长跑滑梯赛,(没有提到奖励)我为了帮老奶奶赢,就中途报名参加了一个长跑训练,但是教练好像不怎么待见我(各种羞辱),但我还是忍了下来,并且跑的比他的爱徒快。我们一行训练的人,跑到了一个小亭子的时候,我突然看到亭子里倒了一个人,而且我发现,我认识的那位老管家正在检查那人,我跑了过去,发现倒在地上的人是spy,他的头像是倒下的时候摔到一个向后的扭曲的位子,眼睛睁着,一动不动。我问老管家:这是不是scout的爸爸spy吗?他怎么了?老管家说:他一直有慢性的血管硬化,又不是很爱惜身体……于是就……(我在梦里很难受,因为挺喜欢spy这个角色的,就这么真实死在我眼前;但是在梦里感受到更多的一种情绪,是对于无力挽回的绝望,)
我的视线变成了老管家视角
老管家带着spy的遗物找到了一个年轻人(好像是参加展的人之一),老管家抱着东西给那个年轻人,年轻人从老管家手里的东西中,拿出了一带削得只剩一点的彩铅,接在一个盒子上一抖,彩铅全恢复了原来的长度,满满当当的在袋子里。年轻人在那带彩铅里看到了一个熟悉颜色,他把那杆笔拿出来,在墙上的一个儿童画上画,画着画着,儿童画上的内容开始瓦解,我借着老管家的视角一看,画里的内容就是我生活的世界的内容,那个年轻人就对着老管家说:陪我小时候辛苦啦,我觉得你也累了,那就这样再见吧。我的视角又变成了上帝视角,我看到了,在他们周围的事物瓦解的时候,老管家开始变年轻,他惊喜地看着自己手上消失的皱纹,(但是我这时知道了,我生活的这个世界其实是那个年轻人创造的,老管家一出现就是个老人了,陪了年轻人十几年,直到将要消失的最后才看到自己年轻的样子,)然后,所有视线里的一切,就像电影结束了那样消失了。(明明是个三个小时的梦,做得就跟真的在那个地方生活过一样,但是梦就是这么牛匹,不管再怎么荒诞的内容也能让人觉得真实,以至于由于脑子里的孤独感和无力感,哭了十分钟,缓了好久才回到现实世界,mmp)

评论

热度(1)